对于秋天的行道树,印象最深的便是银杏及梧桐了,秋高气爽的蓝天下,金黄色叶片的银杏耀眼夺目;而雨后,则是满地梧桐的落叶,分外凄美。而这个刚有些凉意的初秋,却一直被满城飘香的桂花勾了魂,忽略了路旁金黄色灿烂着的栾树,诧异着满地金色落花中,倏然发现原来栾树已经结果了,红灯笼般一朵朵高耸在树冠之上。

似乎是这几年,才注意到路边常有栾树做行道树,虽然春天的时候,它很晚才发芽,而秋末,便已经落叶,灯笼果也早失去了色彩,枯黑一片在枝头。唯有中秋前后,秋的脚步刚刚到来,银杏或梧桐依然绿着的时候,栾树却金黄艳红地灿烂着枝头。

栾树的花是金黄色的,有细微的芬芳。刚开的时候并不引人注目,花期很短,2周左右,基本花都谢了,落一地细碎,如金色的细雨,所以栾树也被称为“金雨树”。 而它“灯笼树”的别名更广为人知,花谢后的蒴果空心的,外面有象纸一样的三片果皮包裹着,整个果实象小灯笼一样,一串串的圆锥形灯笼果挂满树冠,色彩也是艳丽炫目,直到秋末,灯笼果才渐渐褪色发黄发黑,萧瑟枝头。

去年拍了很多栾树,却大多花已谢,只拍了蒴果。今天去外婆家路上,又见到马路两边连绵的栾树,正是花果交替的季节,金色、红色相间,彩霞一般让人惊艳,忍不住回家拿了相机又去,怕是明天一场秋雨,这样的景致便没有了。

栾树的记录最早出现在《山海经》:“大荒之中,有云雨之山,有木名曰栾。禹攻云雨,有赤石焉生栾。”而《周礼》提到栾树则是作为墓树了:“天子树松,诸侯柏,大夫栾,士杨。” 就是说在大夫的墓前种栾树,所以古时候栾树也被称之为大夫树。
之后,栾树在庭院中种植得便少了。可惜了,错过那么多本来灯笼高挂、灿烂茵辉的秋色啊。
 栾树“非叶非花”的蒴果

栾树:(Koelreuteria paniculata),

别名:木栾、栾华等,是无患子科、栾树属植物。为落叶乔木或灌木;主要分布在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下游,往北则比较少了。
聚伞圆锥花序长25-40厘米,黄色。蒴果中空,外面有象纸一样的三片果皮包裹着,果皮色彩鲜艳,红色或浅红色。黑色种子也称为木栾子,可以用来做念珠。

栾树春季发芽较晚,秋季落叶早,因此每年的生长期较短,生长缓慢。

栾树是一种喜光,稍耐半荫的植物;耐寒;但是不耐水淹,栽植注意土地,耐干旱和瘠薄,对环境的适应性强,喜欢生长于石灰质土壤中,耐盐渍及短期水涝。栾树具有深根性,萌蘖力强,生长速度中等,幼树生长较慢,以后渐快,有较强抗烟尘能力。抗风能力较强,可抗零下25℃低温,对粉尘、二氧化硫和臭氧均有较强的抗性。是极其优秀的行道树。

《 上一篇:山海之城-大美威海

》 下一篇:匈牙利乡村美景——街道 房屋 植被

所属分类 行者 所属标签:

除非注明,大树下博客的文章由大树下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地址:http://www.dashuxia.org/article/4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