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景观设计师,一直以来我都热爱这份工作,我还曾经在公司的年会上说过,把职业当做梦想去追求,我也努力的想这样做,我热爱植物设计这个职业,所以从建筑规划转到植物景观设计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学习就独立做项目,在两年时间内做了无数各种各样的项目,也接受了网络上各种各样的植物设计文章,和领导们的思想传授,但是我慢慢发现不管是领导的设计思想,还是网络上的文章,都基本是一种设计模式,一种可怕的地产设计模式,一种让中国景观设计陷入困境的设计模式。我一直觉得设计是要为业主服务的,更要为环境负责的,我们要分析业主的心理及调查他们的需求,更要分析环境的因素,气候、土壤、风向、光照等等。

通常我们一个一万平米的小区只给植物设计师一个星期的时间去做施工图,而前期方案阶段植物设计只涉及到皮毛,大部分是在施工图阶段考虑这些问题。一个植物设计师一年大概要做十几个项目甚至更多,包括从概念到施工图到施工配合要完成整个工作,经常到处出差,在这样一种高强度的工作情况下,植物设计师怎么有时间去思考更多的问题,所以当领导们灌输的这种快捷设计模式就成了无可代替的方法了,所以网络里同样的模式同样的文章,用的又是龙湖万科星河湾这些地产龙头的招牌,怎么能不被传疯呢?甚至越来越多的培训机构打着培养植物设计精英这样的幌子来让一些渴望在短时间内进入植物设计行业,或者一些不懂植物设计的项目经理们热情追捧,但是去听了之后却是一些地产开发商的工程师在讲如何用更少的钱做出最出效果的植物景观,围绕的一个目的就是——营销,让楼盘更好的销售出去,植物是需要一个生长过程的,要达到他们的所谓密不透风的景观效果只能用堆砌式的种植方法而这种方法却是最不生态的一种方法,因为这种方法不仅没有给植物留下足够的生长空间,更需要消耗大量的养护费用。

从头到尾听完他们的课程也只听到哪种苗木市场上好找又容易出效果,哪个空间有层次,有轮廓线,空间关系如何等等,却没有哪个讲师能讲讲土壤跟植物的关系、气候跟植物的关系、如何建立小区里的微气候关系,如何运用风向建立自然风道、植物跟动物的关系,如何在小区建立一个相对稳定的生态系统,更加没有人会讲大自然环境在一天天的恶劣,水资源的污染、土壤的污染问题同样跟小区景观有不可磨灭的关系,如何解决小环境的生态问题,多用乡土植物减少病虫害,避免后期维护少用农药,防止农药排入污水管道污染河流、土壤,也没有人会讲如何运用小型绿地做雨水花园,回收利用雨水,减少洪灾泛滥的现象以及水资源缺稀等问题。曾经在书本上学的这些东西在实际应用中被工作压力淡忘的仅剩一个概念。

原以为了解了植物设计到施工的整个工程可以在这个行业走的更远,所以当领导不同意让我去工地的时候,我以辞职换来了去工地跟一个项目的机会,目的就在于了解我们的这种设计模式是否可行,有没有更好的方式可以改变这种设计模式?可是在工地的一年时间里却让我对行业更加失望,开发商只管楼好不好卖,施工方只管有没有利可赚,而且赶工期的时候更加没有思考的时间,来了什么苗种什么苗,哪还管生不生态,按图纸种完就不错了,效果不好推给设计方,设计方来了现场又把责任推给施工方,说苗木质量差,构图太差,没有理解设计思想等等。

大部分的地产景观都陷入到这种模式中,而中国几乎2/3的景观设计公司在做着这些地产项目。而市政绿化却更加可怕,道路上的树没种几年就换掉,美其名曰是为了提升景观效果,其实只是为了把预算花完,而早几年的公园道路更热衷于种植大树,这些大树都是在森林中或者在村子里长了上百年的大树,大树种植的背后催生了多少绿化腐败项目,而且对森林造成了不可磨灭的破坏,导致环境日趋恶化。

在工地的那一年时间没有那么多项目的缠身,让我有了思考的时间,也接触到越来越多的生态园林推动者,他们的热情感染了我,也开始让我慢慢的跟大自然学习,在这个过程中接触到了朴门永续设计,一种全新的理念开始形成于脑中,也开始查阅各种各样关于朴门永续的资料,发现之前的疑虑在这里都有所涉及,我似乎又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其实朴门的很多观点我都特别赞同,比如杰夫说的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我们要走向森林去学习设计。

而我所认识的大部分植物设计师仅仅只是熟悉观赏植物和一些空间关系及构图技巧,懂土壤学、气候学、动物学的几乎微乎其微,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样,所以我感觉到了危机,在我接触到的一些大自然爱好者、一些养护工人甚至一些农民掌握的种植学知识比我们还丰富。我常常把养护工人跟大自然爱好者当做老师去请教他们,因为养护工人知道哪些土壤适合种什么植物,哪些植物有哪些病虫害,我甚至问过他们什么样的情况下病虫害会最少,哪些植物种植在一起可以有效的防止病虫害。而大自然爱好者他们则更加厉害,哪种鸟类喜欢吃什么果实,哪种鸟类可以检验出环境的质量,海拔高度多少适合什么动植物生长。

我想如果让大自然爱好者们来做植物景观设计,他们或许比我们会做得更加精彩。在我接触到越来越自然的爱好者之后,我发现自己真的弱爆了,而行业中更多像我这样的人却没有这样的觉悟,还沉浸在因为各方老板的喜爱问题上不停改图。因为植物的随意性,很多领导觉得植物没有涉及过多安全问题,不需要太在乎,只要满足覆土要求、苗源要求及成活要求就可以,所以大部分时候都是按照老板的喜好去做,有的时候一个项目下来有7、8个领导的意见,最后完全没有设计师的想法了,什么生态原则、可持续原则也只是说出来给领导听听而已,最后实施只为了满足销售,哪还有什么原则。

实际上,植物设计对于整个环境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环境在日趋恶劣,而我们做的一个个的项目连起来就是一整个生态系统,国外已经有很多在高架桥下建立动物廊道、动物栖息地的案例,而我们却还沉浸在只为了完成绿地率而做植物设计阶段,我们应该更多的考虑如何建立植物与动物的关系,在每一个居住区公园建立比较完整的生态系统,两个近距离的小区或者公园建立带状绿地以形成动植物廊道,让动物参与到城市的生态平衡中来。

曾经看过一句话说:“当今社会的许多问题其实都是出于设计的错误。”我们没有能力改变这个社会,但是我们应该有设计师起码的责任。环境在恶劣,我们不能推波助澜,只希望能尽自己所能为环境做哪怕一点点的小事。

《 上一篇:设计看法

》 下一篇:一位PPT发烧友,【吐血分享】一系列 PPT辅助工具

所属分类 经验 所属标签:

除非注明,大树下博客的文章由大树下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地址:http://www.dashuxia.org/article/536.html